治末病防病變

 

細胞更新醫治學說包含三個階段的治病思想。臨床上可分爲:

  • 針對一些大病重病的治療思想和方法,如晚期癌症的减輕痛苦、提高生存品質,在此基礎上盡可能的延長生命。
  • 臨床上最常見的器質性病變,這方面病就比較多了,如癌症的中早期、肝硬化、乳腺結節、消化道潰瘍等易發生癌變的諸多疾病,也就是所說的有病防變。
  • 預防病發,也就是中醫的“治末病”。“治末病”並不是說身體根本沒病,它包含兩個病機病理變化的類型,一是有小病必防其變化,二是沒有任何自覺症狀或尚未被醫院檢查證實的某些隱蔽性疾患,這裏也包括人們常說的養生防病的概念。

本文概述一下對未病先防的一些見解,分兩方面论述:

一方面是臨床上有些人尚沒有發現什麽典型不適的症狀,但總是感覺自己不像以前那樣健康或精神充沛,自己也找不出原因的一些身體的自我反應。比如我的一個朋 友,他單位組織的例行身體健康檢查時發現自己體重瘦了5公斤,但X光、B超、化驗都沒發現异常,就是近來忙一些,所以有點累也是正常的。我讓他抽空來一塊 喝杯茶也好順便看他一眼,當我一見他便發現他臉色不怎麼正常,談話中我為他施行了診脈,同時問了一些有关身体状况和感觉的問題,他都說沒有明顯异常,就是 忙的累點。我建議他放下一天工作,去醫院做一個肝膽核磁共振成像檢查,結果第三天早上友人便急衝衝來對我說:“我得了肝癌。”他不願接受手術和化療,只相 信我的細胞更新製劑,僅服藥6個月,肝癌病灶由原來6cmx5.5cmX7.2cm大小至完全消失,他現在已經完全康復了。

另一方面,有症狀而醫院沒有檢查出來,這樣的人可以說比比皆是,我想原因應分爲兩方面說:

  • 一、現代化的西醫醫院和醫生所用的診斷手法和標準,是根據全世界人群的正常值為標準,對不同種族、不同生 活方式、不同性情、不同健康狀態的人都採用一個標準,僅僅對比檢查結果是否處于正常值之內,必然無法精确確诊断。因為只要是在標準范围醫生就不能說有問 題,更不能說有病。另外,西醫的物理診斷設備即使再精細,也得等到組織內發生了明顯的病理性改變或病灶,才可以做出判斷,中、西醫醫生都知道任何一種器質 性病變都是由非器質性病變隨著病機發展而形成的。
  • 二、中醫行業裏的醫生也分擅長於診治哪些方面的疾病。事實上既是歷史中的名老中醫也多必須經過多年跟師學 習和潜心磨練,正如余父所訓:“集百家之長,濟一身之短。”我切身的體會是做一名中醫難,做一名好中醫更難。為什麼我喜歡稱我的病人為“病友”呢?因為每 一次臨病都是醫生長進的機會,而與病人交朋友,他們才會與我多交心,我才能更多更好的瞭解他們的病情病因。若沒有他們對我的信任,我也很難有今天。

再回到治末病的話題來。“治末病”是傳統中醫兩千多年前就存在既實惠又超前的 醫學思想和經驗,“治末病”一詞始見於《黃帝內經》:“聖人不治已病治末病,不治已亂治未亂。” 據說神醫扁鵲兄弟三人都是春秋時期的名醫,一天魏文王問扁鵲:“你們兄弟三人醫術誰最高明?”他回答說:“大哥最好,二哥次之,我最差。”王不解:“那為 什麼你的名氣最大?”扁回答:“我大哥治病是治於未發之前,一般人不知道他在患者得病前就已剷除病根,所以他的名氣也就無法傳出去。我二哥治病是治病于初 起之時,一般人以爲他只能治些小病,所以他的名氣只傳于鄉裏。而我治病是在病情嚴重時,所以大家認爲我的醫術高明,名氣因此傳遍全國。”這是扁鵲闡述的 “上工治未病”的道理。

由此可見,可以治療已病或已有明顯症證的醫生並不缺,唯在於防已病再變的醫生實在不多。在這裏更應當提醒朋友們注意的是:

  • 已經醫院檢查未發現異常,但自我感覺不健康的,應當找經驗多一些的中醫看一看。
  • 應當有一位自己比較瞭解的好中醫作為健康顧問,定時去看一看自己的氣色、脉象、舌像,敍述一些自己的感覺,有可能無需吃藥扎針,僅學一些保健養生的常識,就會防 止疾病的發生,或者會早發現一些身體某些方面的微妙變化。

有人問我:“細胞更新”對還沒有發生的病有什麼用呢? 細胞更新醫治學是建立在中醫臨床診治學、防末病和現代病理、病機、病因學、分子生物學、免疫學、診斷學基礎上的一門新臨床醫學思想體系,它還概括了自然科 學中生命科學的生老規律。在新知識、新思想的指導中,很多病需要病後防變。比如:當外侵的某種病邪、毒素、病毒、細菌感染的疾病治癒後,體內還會有其它的 免疫複合物存留,如果想及時有效地把它排除體外,就需要更新細胞,目的是恢復和提高細胞的功能品質,中醫的扶正祛邪法也屬這個道理。但常用的中藥材和製劑 卻無法更新已受損傷細胞的內在基因,而細胞更新製劑可以透過細胞的吞吐呼吸過程,把細胞和基因修復所需要的營養物質和驅邪藥物送進去,使藥物微粒與基因彼 此結合,共奏驅邪扶正,恢復和更新細胞,更新體質的作用。